今年在清明节前左右,莫名的性欲望就很强。

也许是去年开学,碰到了认知差异不是很大的人,都喜欢昭和风,欣赏日本工业,科技,dorama,anime。彼此都是LSP。(诶嘿嘿嘿)

那时候对周围的人没有那么很讨厌,原来也有和我近似的人呐。

也许是想法,思维。(大概我是一个不太喜欢社交的人,但不是不能社交那种人)班级里,大佬一声不吭的,行为及其自我。但是他日语厉害呐。无奈无奈。

其实我年后寒假左右的时候和酚酞聊了聊。(那段时间,对于LGBT群体的整体性认知)

在上学期和舍友喝酒的时候,我对着我舍友发情。就是那种男男 的情感。当时也伴有sexy想法。但我当时还是蛮尊重他但意愿的。(写在这里,我突然想起我之前说过的,如果在进行性行为的时候,某些不当举措伤害到对方,我会立即停止性行为,并抱抱他。耐心和他交流,听他诉说。)大概他无法接受,加上他自己有女友。因为我的原因也很困扰。后来就越来越和我淡化关系。(幸好,大家同学,舍友还是可以做的。关系没有很惨啦!)

时间转至-今年清明年后,我交待了我不是善于主动交际的人。

当他(现男朋友)通过也许是周围人的介绍,我舍友的介绍。

他主动找到我,(其实我们班级人很少了,小班制。我们班的男生才10几位,女生也是彼此)两个人聊了很多,有太多的共性。两个彼此有趣的灵魂,但我认为他比我有趣多了。思想都是有深度的人。(那份感觉,很棒)他真的很关心我诶,我时常怀疑我是不是不够热情,有时候我真的太冷了。哪怕身体是冰冷的,当然碰到他,我会喵喵喵。也会发情。

相似的成长经历,相似的认知,求知欲很强。但他比我还要病弱。惹我心疼。(他会写诗诶,超厉害的人啦)有着我太多不会的技能,艺术能力。(很强的创造力)

然而我是被挫折给折坏的人。但幸好他活过来了。不过我还有一定良知,整个人还未有全部堕落。(碰到他我好开心

我不知道,是否值得我这样公开·出柜·,但我愿讲出来。他承认他是gay嘛。我也告诉他我是bisexual。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开心的在一起了!

也许以后有很麻烦的事情要共同面对,但我们做好了这份承受但心理准备,毕竟那么多事情都扛过来了,(比如父母这方面如何开口,他比我要好很多,他一直都在做他父母的教育,他只有他母亲还没有全部接受。但我也告诉他我母亲,我母亲这方面的阻止,两个人相似的家庭遭遇。困境。虽然某些角度,我要太难了。

也许这是一篇,用来纪念,我的爱情的开始!


ようこそ、これは有坂真白!よろし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