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写文章的时候,总是把语言说的较为严谨和死板化。其实生活中聊天的感觉的应该是随性化,虽然在用词要严谨性和恰当(虽然我经常词穷用词不太恰当)但是专业词汇总是说和没有兴趣的人听/看也显得很无趣。他们也只能随声附和。或者直接讨厌掉。

日常生活中我会有必要的时候记下什么来保证自己的过去某一状态中自己的思维或者脑海中思考的事情。开始我试着词汇,后来哲理性句子。对我而言不同的语言在过去的记忆中承担着不同的故事。有得教我成长,有得让我学会了,明白了什么。

但是在写作的时候,去整理它们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有时候你要写的事情从标题就限制住你所要写的内容。

创作,我的思维本身就是不喜欢受拘束,喜欢不按照规定套路出牌的那种。也许我认为我能掌握什么。其实不过掌握好自己所知晓的。

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人类,也许对于人类而言,我或着我们不过在寻找一种集体感。而一群在普遍群体所存在的人类中,我们属于异类。但若一群异类组成的群体。在这个群体中我们便属于正常人化。 其中的 异类正常 不过是 认知差异以及不同群体下(环境下)我们所处的位置。大概这个世界 也未必有什么不一样。无法就是所谓的天时地利人和 缺其某样。

情感问题 不得不提,但却 又不想提。但是不说 意味着我下一次一定接不上。我一定不能鸽,放在另一篇文章完成其后续。

最近在做什么呢?大概在和男友腻在一起。我好好学习了 依恋关系 ,因为这对我们的情感很重要。 也在试着 挖DOGE。

认知共性 精神状态健康 BDSM:M(寻求1) 素养较高


昨晚和Broca聊了聊(其实就是酚酞)我的情感问题,自己本来就是那种说出来就会轻松的人,他也给了我一些恰当的建议。不过Broca是个很好的人呢。心理还是挺开心的。昨天写前半部分的时候,当时下午正难受呢。而现在可能昨晚关系亲昵些。现在心情正好。


ようこそ、これは有坂真白!よろしく!